主页 > O地生活 >夫妇斥医生没及时接生‧男婴脑缺氧变植物人 >

夫妇斥医生没及时接生‧男婴脑缺氧变植物人

夫妇斥医生没及时接生‧男婴脑缺氧变植物人(吉隆坡)满心期待新生命诞生的一对新婚夫妇指控政府医院的医生失职,没有及时为体格瘦小的妻子剖腹生产,导致拖延超过3小时才出世的男婴因脑部缺氧,成了植物人。来自蕉赖的夫妇叶桔汉(33岁,网咖负责人)和妻子黄雪梅(20岁,家庭主妇)在2008年初结婚,10个月后妻子怀孕,预产期原定在今年8月4日。可是,他们迎来的却是一个不会哭、不会笑、从出世迄今不曾张开眼睛,需仰赖仪器维持心跳的儿子。这对夫妇谴责医院的医护人员在接生过程中严重失职,没有及时为产妇接生,在孩子因为体积过大难产时,也没有以专业手法为产妇剖腹生产,最终夺走一个小生命生存的机会。拟起诉医院他们今日(週三,8月5日)向民主行动党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投诉,并準备採取法律行动起诉医院。叶桔汉透露,妻子在怀孕过程中,一直都到政府诊疗所进行月常检查,显示胎儿的状况良好。他说,7月25日时,妻子肚子剧痛和流羊水,他马上把妻子送到新开的政府医院準备生产,但医护人员以妻子尚未是生产时候,而没让妻子留院。“妻子的疼痛持续,我在第二天上午11点再把她送院,医护人员虽让她入院,但没加以理会,一直到半夜12时30分,妻子肚痛得不得了,护士才帮妻子剪破羊水,推她入产房待产。”他说,从半夜至凌晨7时医生到来之前,只有护士偶尔进来探看妻子,为妻子吊了3袋水,对妻子的剧痛坐视不理之余,还冷嘲热讽,一再强调因为她的子宫没开启到10公分,未是生产时候,即使到清晨6时30分,子宫口开了8公分也说未是时候。他说,一直拖到7时,一位身穿医生袍的男子到来巡视时,以惊讶的语气询问为何还不给产妇接生时,才有一位中年护士进入产房。但在整个过程中,护士只是一直催妻子出力,却没教她该怎样用力。妻痛足7小时他说,从半夜12时30分到清晨7时,妻子痛足7个小时,也没有甚幺力气,可是院方没有採取其他行动,只是由护士一味催促妻子出力。他表示,妇产科医生迟至8点才进入产房,那时已经过了1小时零5分,医生看了妻子情况,才询问他要不要用夹子把孩子夹出来,因为孩子被夹在产道太久了,可是过程中还必须要妻子出力把孩子推出才可进行。他表示,他们原本也同意医生的建议,但有名护士以恐吓语气说:“如果用夹,可能会夹断孩子头颅。”此言打击妻子信心,决定不要用夹。他说,孩子在8点25分出世,但不像其他婴孩般一出世就哭泣,反而没有动静,医生急救20分钟,婴儿才有心跳,医生过后送他入深切治疗室。医生说90%不正常叶桔汉说,儿子一出世,医生就说他脑部缺氧严重受损,会否清醒过来尚不得而知,即使是醒过来,有90%的机率是无法如正常人般生活,必须一辈子依靠父母照顾。他说,医生这番话对初为人母的他们是非常沉痛的打击。“孩子出世体重3.6公斤,模样可爱,可是他从出世至今10天,我和妻子都不曾有机会抱过他,而他也不曾张开眼,须靠仪器助心跳。虽然院方说他情况稳定,但几乎没康复的可能性,这怎不叫我们心痛和愤怒。”“我的妻子几乎晚晚发恶梦,而她从睡梦中乍醒后,就无法再入睡,一直哭泣到天亮,导致月子也跟本坐不好。”他说,他们现在虽然期望孩子醒过来,但是又怕孩子醒来后,漫漫长路该如何走。医生没建议剖腹生产叶桔汉申诉,在整个生产过程中,医生并没向他们提出剖腹生产的建议,但是医生交至深切治疗部的报告,却写成是因他们不接受剖腹生产而导致悲剧发生,似乎有把责任推卸给他们。指医生推卸责任他表示,医生在8点进入产房之后,只是询问过他们是否允许以夹子挟出孩子,从没建议要剖腹生产。“但事故发生后,深切治疗室的医生看着报告,责备我们为何不接受剖腹生产,还说如果剖腹生产,孩子就可以保住。”他说,医生的这一番话让他感到气愤,因为这情况似乎显示妇产科的医生把责任推给他们。他说,他与妻子都不是医生,而且是首次做父母,根本没生产方面的经验和专业知识,医生在紧要关头,应该凭专业知识,以鉴定一位产妇需要怎样的治疗,而不是反过来询问产妇。他也表示对妇产科负责人事后,以可能出现言语不通而造成事故的解释感到不满。“何谓语言误解?我太太是国小毕业,我也懂得一些英文和马来文,至少还懂得potong、cut、surgery、operation这些字眼,即使不懂得,医生也可以用手势吧?但是我很确定整个过程中,医生提都没有提到剖腹的字眼。”议员提供法律援助虽然孩子迄今生死未卜,叶桔汉还是为孩子取名,并準备在週三替儿子办理报生纸。他说,他特地找人替孩子算过命,取名叶鋋楗,希望孩子可以延续健康,健健康康的成长。另外,蕉赖国会议员陈国伟表示,他準备给叶氏夫妇法律援助,为他们及孩子讨回公道。他表示,整个事件很明显是医疗疏忽及院方失职,因此他会协助他们把案件告上医药理事会。他表示,几乎每隔一段时间就听闻产妇因医生失职而导致难产、婴儿胎死腹中、夭折事件,显示大马医疗服务管制不严。曾助8类似案件他在2006年曾协助8对面对类似问题的父母案件告上医药理事会,结果当中有2起因当事人无法忍受冗长等待和煎熬,而放弃讼诉。不过,最近医药理事会已对士拉央医院的7名医生採取行动,根据1971年医药法令,指示这些这些医生须出席由卫生总监主持的听证会,以针对一起在2005年发生一名婴儿在生产过程中因内脏和尿道破裂而胎死腹中的案件作出解释。他表示,虽然案件拖了整4年,可是医药理事会所採取的行动,显示政府还是关注这些事故,并有採取行动。卫长指示官员了解事件卫生部长拿督斯里廖中莱表示,他会指示卫生部官员了解及调查整起事件后,才对这起事件发表进一步谈话。没接获院方通知他表示,迄今他并没有接获院方任何的通知,因此他并不知晓发生这一起事件。不过,他强调,他会指示官员去彻查这项投诉。另一方面,医院妇产科医生不愿对此事件发表谈话,他表示,他不是适合发言的人选,并要求记者向院长查询。记者多次联络,院方都表示院长在开会而没有接听电话。‧2009.08.05



上一篇: 下一篇:

相关阅读RELEVANT